孩子们发现了我们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斯里兰卡

哈普塔拉(6)

我们最后成了押车的工人,和整车茶叶挤在一起,路上又装了几个采茶点的茶叶,就这样“狼狈”地和茶叶一起运回了茶工厂,现在想来仍然十分难忘。告别了司机师傅,我们又去附近的村庄走访了一下。
村里的孩子们个个都兴奋不已,他们喜欢拍照,看到相机他们把村里所有的孩子和留守妇女都叫出来,对于他们来说我们实在是太新鲜了。
我们把手头的笔和能送的都给了孩子们,后悔没多带一些东西。

Image

虽然辛苦,但面对镜头流露出一种自然的喜悦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斯里兰卡

哈普塔拉(5)

劳作过后的采茶女是自由的,她们三三两两地回家,路上看到了她们的笑容。

Image

有专人给采茶女倒茶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斯里兰卡

哈普塔拉(4)

采茶女每天很早就上山采茶,辛苦劳作过后她们的工头会对每人采来的鲜茶叶进行称重和记录。
采茶女长期劳作留下了很多“岁月”的痕迹,热茶算是每天劳作过后一个重要的“奖励”,排队倒茶,排队过称,最后将茶打包并装车。

Image

茶园喷洒工人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斯里兰卡

哈普塔拉(3)

山顶赏景过后,开始步行下山,一路都是茶园,偶尔也有一些小村庄,遇到了很多采茶女和一些茶园喷洒工人。
因为天气阴郁,对于采茶女没有好的拍摄时机,后半程干脆再也找不到采茶女的行踪了。赶巧的是我们遇到了茶厂的货车,经过司机的允许,我们搭上货车再次上山,亲自参加了一次难忘的鲜茶装运过程,并目睹了采茶女每日的艰辛。

Image

山顶周围的茶园在云雾中犹如仙境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斯里兰卡

哈普塔拉(2)

第二天一大早,再次乘车来到Dambatenna茶工厂,之后打了一个摩的奔赴9公里到了山顶处的Lipton Seat,这里的云海和视野都是最好的,当然这里的茶园也是最有意境的,事实证明赶早来这里是对的,因为云开雾散的时间就早上那么一段。山顶的风很大,穿厚一点的外套一点不为过。

Image

从Dambatenna茶厂返回的路上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斯里兰卡

哈普塔拉(1)

到了哈普塔拉(Haputale),雨下得仍然很大,只能在住处的阳台上边看雨景边聊天。下午坐大巴沿颠簸的山路前往Dambatenna茶工厂参观,在这段坎坷的山路上印证了兰卡司机的卓越的驾驶技术,很多地方都是在雾中行驶,中间错车时可能要在山坡上倒车到悬崖边,毫不夸张地讲,车轱辘绝对是压着悬崖边行驶的,如果再挪一点就要掉崖。雾越大司机开得越快,为了能赶紧驶出山路避免因为错车而倒车,之前无论在四川还是西藏都没有这样惊险刺激的经历。因为雨后云雾缭绕,一路上欣赏着绝美的景色。

Image

去哈普塔拉的火车上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斯里兰卡

从艾勒到哈普塔拉

因为下雨,在艾勒(Ella)哪都没去,第二天直接乘火车到哈普塔拉(Haputale)

Image

在火车站等车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斯里兰卡

艾勒不巧遇到大雨

在艾勒又遇到了持续的阴雨,尤其是第二天反而愈演愈烈下起了瓢泼大雨。还好,“Sunnyside Holiday Bungalow”的温馨环境下的住宿抵消了雨中郁闷的心情,这个家庭经营的度假村十分隐蔽,因为深处密林深处,所以要通过一条林荫小径才能找到,女主人非常友善热情。

Image

列车穿梭于高山茶园中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斯里兰卡

康提到艾勒的火车上(6)

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发现车尾挂了一个载了很多人的平板小拖车,很有意思。不知什么时候,火车已经开始在高山茶园中自由的穿梭,时而云雾缭绕,时而云消雾散,不时还有瀑布出现,实在是一段难忘的旅程。

Image

出现一位年轻美女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斯里兰卡

康提到艾勒的火车上(5)

火车上的空座位很多,可是年轻人似乎更喜欢站在车门处,这可能是一种习惯吧。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