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穆斯林餐馆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斯里兰卡

圣城康提(5)

东边看过之后开始从钟塔环岛往西边走。

Image

康提标志性的钟塔环岛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斯里兰卡

圣城康提(4)

接着来到了康提湖北面位于城中心的商业街,在这里感受兰卡“大城市”的风貌。

Image

进入皇家公园的第一印象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斯里兰卡

圣城康提(3)

康提湖西南角的山坡上有一个名为Royal Palace Park的皇家公园,该公园由Sri Wickrama Rajasinha国王打造,后来曾经被英国改名为Wales Park。
公园面积不大但很精致,很喜欢公园的布局和里面的热带植物花园。

Image

康提湖南面山坡上是一个很好的观景点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斯里兰卡

圣城康提(2)

康提的中心有一个超大的人工湖:康提湖(Kandy Lake)。该湖由辛哈拉最后一个国王于1807年召集修建,同时在湖心还修了小岛。因为是圣湖,这里禁止钓鱼,据说湖中有“水怪”。如果用一天时间游览康提,想环湖一周步行可能时间会不够,建议先顺着西边往南行进,在南边的山腰可以欣赏圣城的全景。

Image

康提火车站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斯里兰卡

圣城康提(1)

离开锡吉里耶,我们坐大巴经丹布勒转车晃了四五个小时来到了著名的圣城康提。
康提建于公元14世纪,这里曾经是辛哈拉国王(Sinhalese kingdom)统治时期的最后一个首都,悠久的历史和文化赋予这座城市独特的韵味,而每年更有无数个佛教徒来此朝拜。从地域上看,康提位于斯里兰卡中部,是一个被绿色环绕的海拔500米的美丽山城,而这里也是兰卡除首都科伦坡外唯一一个能称为“城市”的地方。
康提城内有很多民宿,旺季时很多住处都会爆满,市中心的住宿较贵,我们选了城边的一个民宿,到市中心走路十五分钟的样子。
康提是个很适合步行的城市,第二天吃过早餐便上路了。

Image

临走时在锡吉里耶村口的留念照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斯里兰卡

文化金三角之狮子岩(4)

雨停了,在岩脚下的皇家花园终于可以舒服地溜达溜达了,快到门口时发现一个被称作“Cobra Hood Cave”的岩洞,岩洞上方的石顶活生生的仿佛是一个眼镜蛇头,山洞里面有一些残缺的壁画,这里好像曾经是皇室的一个祷告居所。

Image

令人叹为观止的狮爪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斯里兰卡

文化金三角之狮子岩(3)

看过美女壁画后继续往前会发现一堵神奇的约3米高的“镜墙”(Mirror Wall),这堵被打过釉的墙面可以像镜子一样把对面的物体映射过来,感觉很神奇。快到岩顶时到了一个平台,这里是“狮子岩”的精华所在,两只狮爪栩栩如生,上方据说曾经有一只巨大的石狮,中间的石梯把你从狮爪带到狮子的嘴里。这里的风很大,上面就是峰顶,可惜因为雾太大,在峰顶什么都看不清。

Image

壁画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斯里兰卡

文化金三角之狮子岩(2)

狮子岩半山腰处的壁画非常好看,这些画作是一些拥有纤细腰段的丰满女子,据说她们可能是天上的仙女(apsaras)或是Kassapa国王的妃子们。如果说5世纪创作了这些画作可能没有人相信,但具体时间真的没人知道。不幸的是,1967年的一次大破坏使这些画作从五百多幅一下变为仅剩22幅了,希望这些遗迹能长久留存。

Image

狮子岩高处的峭壁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斯里兰卡

文化金三角之狮子岩(1)

第一天从机场历经“艰辛”转了三趟车(转车线路:Katunayake-Kurunegala-Dambulla-Sigiriya)终于到了目的地:锡吉里耶(Sigiriya)。当时锡吉里耶一直在下雨,而兰卡北部地区的暴雨和洪水更使得著名的文化金三角(Cultural Triangle)只能选择这里了(另外两个地方Polonnaruwa和Anuradhapura都因洪水而断路)。
巴掌大的锡吉里耶其实就是个小村子,而景区位于东北面,雄伟的狮子岩(Lion’s rock)就在这里,这块躺在平原上的200米高的大石头实在是一个奇迹。

Image

中午在库鲁内格勒(Kurunegala)转车,有一小时的闲逛时间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斯里兰卡

下飞机后我们着实成了“老外”

下飞机后过关发现兰卡并没有因为免签证而需要给海关工作人员进行贿赂,第一印象很好。顺利过关后在机场的银行柜台排队换钱(当地货币是卢比),轮到我时我拿200美元兑换,他处理了半天第一次给了我二千多卢比,我数了数不对给他说明了问题,他又处理了半天结果给了我五千多卢比并开了单据,我仔细看了后发现是按阿拉伯某国货币算的,又一次给他指明,这回他连连给我道歉,最后第三次我才拿到了应得的二万二千多卢比。事实证明民风在大城市都会变味,像科伦坡这样的首都据说最乱,这也是我没有选择在首都停留的原因。
出了机场,一切都变得那么陌生,这里俨然另一个世界,机场外的出租大多是三轮摩的(tuktuk车),因为Katunayake 长途巴士站有点远,所以打了一辆tuktuk。
兰卡的车都很破,不过不脏,上了一辆大巴后发现周围的年轻人直直得盯着你看,当你直视他时他似乎因为“害羞”而扭头,一会他会再盯着你…的确,我们现在是难得一见的老外。
出于谨慎,第一天没有拿出相机,路上只用手机低调地按了几下。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