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我做鬼脸的小孩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瑞士

绘画书中的村庄:瓜达(3)

因为村子比较偏僻,里面几乎没有看到几个人,倒是后来在村口处看到几个正在玩耍的小孩子。对他们来说,我绝对是个新鲜事物,我已被他们围观… …

Image

具有白水泥壁画的房子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瑞士

绘画书中的村庄:瓜达(2)

除了在房子上装饰简单的壁画之外,还有的使用白水泥壁画,这是恩加丁地区的传统装饰画。它是在墙的表面用金属描绘图案,再用白水泥上色。不知道这里的白水泥壁画和利托米什尔的是不是一样的工艺,但在瑞士会这种工艺的人已经相当少了。

Image

瓜达村位于一片坡度较缓的小山坡上,远处是雪山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瑞士

绘画书中的村庄:瓜达(1)

瓜达是个很小的村庄,位于瑞士东部。即使由于作为加里杰的童话绘画书中背景而已经变得出名,但这里仍然保持着朴素安静。无需任何艺术加工,这个村庄本身就像一幅儿童简笔画。房屋的外墙并不平直,带着些不规则的弯曲,颜色也浅淡,除了些线条简单的画之外,更无其他装饰,纯朴稚拙得仿佛直接从童话书中走出来。

Image

墙上装饰的壁画特写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德国

小提琴之乡:米滕瓦尔德(2)

来到米腾瓦尔德,其实最应该拜访的就应该是小提琴作坊。这里的小提琴作坊随处可见,走在路上偶然一抬头,可能就会看见路边二楼的阳台上挂着一排还未上漆的小提琴。但我们由于时间原因还是放弃了。不过却在游览小镇中心的教堂时得到了补偿。我们正好赶上有人在排练,一个演奏管风琴的琴师,一个女高音还有一个小号手在教堂的二层。虽然看不到他们排练的情景,却听见明亮婉转的歌声伴随管风琴声和小号声,带着教堂特有的回音。

Image

小镇中有一个小提琴雕像,应该是真的用木头做的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德国

小提琴之乡:米滕瓦尔德(1)

米腾瓦尔德很早就因小提琴制造而闻名。在这个不大的城镇的街道上,几乎处处能看到与小提琴相关的事物。小提琴作坊的招牌、小提琴形状的点心,就连服装店也大多会在橱窗里摆一把小提琴。除了小提琴这一特色之外,这个雪山脚下的小镇宁静并且空气清新,也是滑雪者爱好的旅游胜地。

Image

站在花园的高处俯视林德尔霍夫宫,能看到宫殿背后山坡上遥相呼应的铁质凉亭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德国

深山中的瑰宝:林德尔霍夫宫(2)

林德尔霍夫宫位于山间,周围林木葱郁,因此显得分外幽静。除了宫殿本身外,宫殿花园的设计、花园中的多个构思巧妙的喷泉以及周围山坡上几座附属的小宫殿还有后山的维纳斯洞穴都令人印象深刻。

Image

宫殿前的花园,山坡上最高处的凉亭是东方风格的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德国

深山中的瑰宝:林德尔霍夫宫(1)

因为新天鹅堡,所以记住了它的建造者路德维希二世,这个热衷于建造宫殿并且充满了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国王。也因此,在得知林德尔霍夫宫是路德维希二世的作品之一时,我们毫不犹豫地将它纳入行程。林德尔霍夫宫是路德维希二世的一处休养场所,地处深山。我们在山路上七弯八绕了很久,才来到这个远离人口聚居地的宫殿。林德尔霍夫宫很小,是路德维希二世最小的宫殿,但却是最奢华的一个。在游览过程中,除了感叹这位国王的奇思妙想,就剩下感叹奢侈了。遗憾的是宫殿内部不许拍照。不过从宫殿外部以及花园来看,已经可以充分体现出它精致的风格。

Image

国王湖周围的景色很田园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德国

晨曦中的国王湖

国王湖位于德国境内,但离德奥边境很近,因此我们是早晨起来从奥地利的萨尔茨堡出发过去,在参观完后又回到了萨尔茨堡的家庭旅馆吃早饭。国王湖由于湖水清澈,周围群山环抱环境优美,因此也是游客众多的地方,这也是我们赶大早跑去看国王湖的原因。不过虽然春季漫山遍野的绿色很赏心悦目,但毕竟不如秋季的林木颜色层次丰富,所以也就少了些游览的性质,加上我们去的时间湖船还没开,所以我们只是在最外侧的湖边随意走了走,而没有乘船到据说是水最清澈的最里面的湖。

Image

马车多帅马也多,看这马够不够帅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奥地利

以音乐之名:萨尔茨堡(3)

新城区的景点主要有米拉贝尔宫殿。这里是大主教为其情人修建的。莫扎特一家曾在这里开演奏会。至今,这里仍然经常举办音乐会。米拉贝尔花园每年还吸引很多人来到这里举办婚礼。这里也是《音乐之声》中《Do Re Mi》这首歌的背景舞台,因此也成为游客必到的景点。

Image

教堂穹顶上的雕刻,都是立体感很强的深浮雕

Continue reading

国外印记, 奥地利

以音乐之名:萨尔茨堡(2)

大教堂曾在二战期间遭到过破坏,于1956年修复。其中拥有欧洲第一的规模的管风琴。莫扎特曾在此接受洗礼并在此担任过风琴演奏,卡拉扬的葬礼也是于此处举行。教堂内部布满了大理石雕刻和壁画,其数量之多让人印象深刻。我们去的时候碰巧正在作周末的礼拜,听到了管风琴伴奏下唱诗班的合唱,充分感受了一下教堂的音响,如果真的有上帝,那么这里的声音一定能够上达天听。

Image